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去横滨

(2014-10-27)
姐夫来东京出差了。下班后,我们见面了。

十月二十三号,在横滨车站我们见到了。
他入住的宾馆在千叶。去横滨非常难。
他在千叶的车站和电车里,我们互相发很多次短信。

终于他到横滨。

我们第一次去做饺子和肉包子。他喜欢做料理,而且他喜欢饺子和肉包子。

在一家餐厅我们可以自己包饺子和肉包子。
他们已经做好馅儿。所以我们只包饺子和肉包子。
即使他们做好了馅,包饺子非常难。
我们做的饺子和肉包子很难看。下次我会做的好一点儿。
肉包子

可是我包的饺子和肉包子很好吃。

餐厅煮饺子和肉包子的时候,有一个人教我们北京话。她说的北京话和我老师说的不一样。
一部分我听不懂。

我们也吃一些菜。
那菜和我平常看的菜差不多一样。可是姐夫说美国的中国菜不像这种的。

我们去关帝庙参拜后去娃娃博物馆。
我觉得他对娃娃没有兴趣,可是他说想去。
在那儿,陈列各国的娃娃。很有意思。姐夫拍了很多照片。我觉得他也很有意思。

那天下雨了。可是我走出那博物馆的时候,没下雨,

我们遛遛横滨的公园。
风有点儿强,可是心情舒畅。横滨的风景很漂亮。
我们一边看历史的建筑和海洋,一边聊天。我们聊关于姐姐,我们的工作,朋友,我们已经去得地方和想去的地方等等。
娃娃


我想体验杀人

(2014-10-06)
我看完一本书「我想体验杀人」。
十年前出版了这本书。

您知道佐世保事件吗?
今年七月那个事件发生。
一个高中生杀死她的同班同学。为什么她要杀死对方了呢?
从那事件以后,「我想体验杀人」再被关注。

二○○○年,一个高中生杀死一个老太太。他不认识那个老太太。
他为什么要杀死了? 他只想知道杀的感觉和想看死的人。
所以他没有几什么计划。他留下了很多证据。

他说的话有点儿奇怪。
逮捕以后,几有个人问他「你想对被害者和他的家属道歉吗?」
他说「我杀的人已经去世了,所以不能道歉。」
他说「每天谋杀事件发生,所以我没想到对我做的事那么喧闹」


然后他被诊断他是亞斯伯格症候群。这是一种自闭症
病情是这样的
他们语言水平很高。语法正确。可是他不能理解别人的心理。
所以他们说的内容做的事完全不一致。

很多人不理解他的言行。可是他的同班同学都可以预测到他会做出奇快的事。
他们说那种言行是平常一样。

我总是留意不只看一方面,可是很难。
报道常常左右大家的心理。

当然、佐世保事件和这事件不一样,可是一部分相近。
最近我听不到佐世保事件的有关进展。我想听听她的心。


葡萄酒试饮会

(2014-09-22)
20140918ワイン試飲会
九月十八号,我和同事去葡萄酒试饮会。
预定的时候三个人想一起去的,可是因为意外用事一个人没去。很遗憾。

下班后我们去东京中央街(東京ミッドタウン)。
我去过一次,那时候我在大阪。
东京中央街是现代建筑。顶棚很高,用很多玻璃。

在东京中央街的一部分召开了葡萄酒试饮会。
先交换参加票和葡萄酒杯,我们试饮三种葡萄酒。
一杯不太多,可是味道浓,所以很满意。

最贵的葡萄酒是三万日元。有点儿酸,可是香味很好,好像水果似的。
把杯子转一转,香味会变化。很有意思。

即使很好喝,也不能买。之后一个会招待来我们的桌子,介绍几种葡萄酒。
他说在德国他们有自己的葡萄旱田。他介绍最推荐的葡萄酒。
第一个葡萄酒是白的。
第二是也白的。
两个葡萄酒用同一的葡萄,可是第二个葡萄用更熟和质量更好的。
两个葡萄酒都很好喝,可是味道不一样。第二酒更好。

第三的酒是红的。三种酒都比较甜,味道不一样,都很好喝。

他说平常这种酒他们卖给有名的宾馆或者餐厅,一般人不能买。
只有在试饮会上买得到。
问题是最少要买一箱。

我和我朋友没辙了。

我们想买可是用不着那么多。
可是我们很想买。

招待人的营业力太高。
他说「你买两种酒各六瓶」。
我们商量之后决定买、把葡萄酒分成六瓶。

可是之前我们想问那天没来的同事要不要葡萄酒。
要是她想买的时候,每个人买四瓶酒就可以。

之后我们还试饮几种酒。酸的,甜的,气泡的,等等。

最后他介绍了三种酒。
第一个酒是二十年以前做的。
那叫贵腐,是白葡萄酒,可是颜色是金黄色。

第二酒好像白兰地似的。
我不喜欢白兰地,因为香味太强。可是那酒的香味很好,味道也很好。
我想慢慢的喝酒。

第三酒是冰葡萄酒(ice wine)。那是红色的。
他说一般的冰葡萄酒是白色的,所以这酒很贵重。

我喝葡萄酒的时候,总是不喝价格贵的酒。可是这次我理解价格贵的酒有价格贵的价值。
我们再商量之后决定再买贵腐葡萄酒。

我们买了很多葡萄酒。没有后悔。
现在我们打算下班后在公司开宴会。


瑜伽

(2014-09-15)
每周星期二,我去瑜伽。
我的腰不太好。我试过牵引疗法,针灸和按摩。
这些个疗法还可以,可是治我的腰也很难。
我找别的疗法,在网上找到一个中医。
以前他住在神户,可是现在在银座开医院。我不知道那医生好不好,可是决定试一下儿。

每周星期二,我去那家医院。我早退工作,五点到医院。
在路上,一个姑娘给我一张宣传单。那是瑜伽的宣传单。
以前在公司有瑜伽教室。那时候我做瑜伽。为了预算,公司停止瑜伽教室,可是我也还有兴趣。
接到传单触发了我想做瑜伽的想法‏。

然后我开始找瑜伽教室。
在银座的教室价格太贵,所以在我家附近我找了找。
在我家附近有三个教室。我选择一个。
好处是
一 不太贵
二 对达成度不太苛刻‏不太苛刻
我觉得可以继续。

我先付四个月的学费。四个月过的以后,我希望腰痛好一点儿。

我说瑜伽。可是那不是瑜伽。那是pilates。瑜伽和pilates很相似,可是不一样。
我不知道不同一的区别。所以今后我对pilates叫瑜伽。反正我开始做瑜伽。
六七个人一起运动。
一个老师教我们。她教我们的骨格怎样形成‏。首先从脚开始动‏。
用手我揉开每个脚指头。之后也一揉脚背和腿肚子。
开始集中精神去感觉我们自己的脊柱‏。当然脊柱不是一个。
几个骨头连接。平常我们不感觉每个骨头。
我们弯几次身。每个动作好像都这样,所以不太难。
我知道·我身体歪的部分。我觉得矫正这个部分以后,能治我的腰痛。
我想持续瑜伽和中医。


德国啤酒节

(2014-09-03)
上个星期一,我和同事去了啤酒节。
有一天在我公司我找到一张宣传单。那张介绍啤酒节。我们对啤酒节会聊天儿之后决定去。

天气预报说那天的要下雨,可是天气还可以,不没下雨,也不太热。

下班后我们走着去了。我们有点儿迷了路,可是走三十分钟左右了以后,终于到了。

德国的十一种牌子的啤酒开市了。当然是露天节。
会场中央放着巨大的帐篷。十一个店围上巨大的帐篷。
帐篷的下面有客人用的桌椅。我们先选座位,看菜单,决定我们喝的啤酒。
我买了黑啤酒。我同事们买她们喜欢的。我们买也了香肠拼盘。

在外面喝啤酒让我们的心情变化。我们喝啤酒聊天。
我们聊起关于我们的同事们和公司。
一个舞台在那儿。一个乐队演奏。他们演奏的乐曲都很有名。
我们用脚打着拍子唱歌。很开心。我们再买啤酒。我买的啤酒香味好像水果一样。
我们喝两杯啤酒。她们常常喝很多酒,可是这次为了聊天,我们很忙,所以我们喝只两杯啤酒。
我们呆了三四个小时。最后我们吃甜食。

这次的宴会很快乐。
可是那天是上个星期一。上个星期我觉得非常长。



东京人

(2014-08-18)
两年前 我搬到东京。
住在大阪的时候 我常常去东京 可是我没想到住东京。

东京的文化和大阪的不一样
最有名的区别站在自动东附体的位置。
一般大阪人站右边 东京人站左边
很多大阪人在左边的空地方走上去 可是走上的东京人不太多

大阪的餐厅免费提供泡菜
比如 点什么什么盖饭或者什么什么套餐的时候 他们带来我点的菜和泡菜 可是在东京没有泡菜
我有点儿不满意

在大阪 百货店开门的时间是十点 可是东京是十一点
我是早起的人 所以十一点太晚

一般来说大阪人的礼貌比东京人的不好
可是那不对
当然在车站 等电车的时候 大阪人不排队。东京人排队。

可是他们常常以下几种事情。

比如 他们用手强迫开差不多关的电车门。
有时候他们成功, 有时候失败。

他们用雨伞或者皮包冲入刚关的门。

我很惊讶,因为我听说东京人很斯文。
在大阪我没看过那种情况。
可是在东京这样的瞬间是常见的事情。

可是我也知道 很多东京人不是东京人
包括我 很多人搬到东京 所以无法评价东京人的人品。‏


我爱少年队

(2014-08-11)
我年轻时是个有点儿奇怪的人。
我很喜欢少年队。少年队是偶像。我常常去看他们。我常去看同一个音乐会好几次。我朋友们不理解我的心里。可是每个音乐会有不一样的地方。我喜欢找到不同的部分。我差不多去过日本全部的县看他们。
那时候我花了很多钱,可是很愉快。

每年夏天,他们表演音乐剧。我和我朋友们去东京看他们。最多的时候六个朋友一起去过。
我们也去迪士尼乐园。每年我盼望着那音乐剧。
可是去东京的朋友们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我和小泽。

遗憾的是,五年前少年队停止出演。这意味着世代交替。别的偶像开始出演。当然之后我和小泽不看。

有一天,我上网看报道。报道说青山据场拆除,今年的音乐剧是最后的。青山据场是我就们每年去的剧场。
我告诉小泽,她说想去。所以我们决定去。

几天前,我们去青山据场。我觉得上次去青山据场的时候好像是昨天,可是也好像是十年前。
在路上我们谈关于每个商店回忆。
以前左边有帽子店。那店的旁边有拉面店。等等。大部分的商店都没有了。可是一部分的店还在那儿。

在青山据场里我们参观一下儿。第一次我去的时候,剧场刚盖好。可是现在很陈旧。
我们去地下室。以前在地下室里卖偶像的商品,比如CD,DVD,照片等等。那个时候很多人排对买那些商品。当然我也排队了。
在地下室,现在也卖商品,可是客人不排队了。
洗手间也不排了。我和小泽觉得有点奇怪。
这不是我们认识的青上剧场。

节目还可以。在这节目里集中29年的节目。我们想念我们年轻的时代。

我回家以后,看少年队的DVD。当然他们都很年轻。
现在没有他们的音乐会,可是我想再次去看。


プロフィール

てつパパ

Author:てつパパ
回来了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お気に入りのページ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